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 : 长白落叶松

长白落叶松

宋元时即流行将此等老松移作盆栽

  松树品性高洁,古往今来,深受世人喜爱,尤受文人士大夫推崇,他们借松言志,植松为伴。其形象或刚劲挺拔,或偃亚奇曲①。更有高山崖上之松,虽百年之物,乃高可盈尺,本大如臂。宋元时即流行将此等老松移作盆栽,制作成盆景,置之案头欣赏,诗情画意尽在其中,足不出户就可享受山林之乐。故后人常以养树寄情、养树养生。人生短短数十年,或可百年也罕见,世人常以松龄鹤寿为美好祝愿。松树长寿,将其移至盆盎②制作成盆景,朝夕相对,借物游心、物我两忘,岂不快哉!况且在制作养护过程中,以情入树、以文化树,久而久之,其精气神皆与盆景合而为一。俗云:树如其人、人如其树,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即便有朝物是人非,也可从作品中窥其作者神貌,使精神得于传承,故时人皆喜好以松树作盆景,其理也然。

  言归正传。赤松为本土树种,目前所知皆产于山东省,树种皮若龟斑,叶性短簇,枝条较为柔软,可塑性强,是优秀的松树盆景素材。盆景用材皆取掘于经多次砍伐而不成材的树桩,可谓废物利用。

  “2013中国盆景制作‘年度新人‘”,中国盆景高级技师。1991年师从中国盆景艺术大师徐昊学习盆景制作。1995年受聘于杭州鲍家盆景园专业从事盆景制作至今。他擅长制作各类树木盆景,尤精松柏盆景的制作,技法老练,艺高胆大,富有主见,作品在各级盆景展览中曾获得大奖和金、银、铜奖等多项,是年轻一辈盆景工作者中的佼佼者。

  作品系山采赤松素材做成,这件素材深得自然造化之功,虽咫尺矮壮之躯,已是龟纹深裂,奇曲变化无穷。形式虽为矮壮,但造型浑厚朴茂,层次疏密变化,虚实相生,取势稳中求奇,气韵生动。作品天物人工,结合完美,形象苍古奇绝,透出凛凛难犯之气,极具中国文化特色,故名“唐魂”。

  中国盆景艺术家协会副秘书长兼会长助理,中国盆景艺术大师。其作品曾多次获得国际及国家级展览会大奖和金、银、铜奖,在专业刊物上发表论文多篇,曾主笔《中国长三角盆景》一书,并十多次出任国际及国家级盆景展览会评委,多次参加盆景创作表演和盆景教学活动。

  松树性本直,但凡每一个曲折,都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每一个疤结,都有一个令人为之动容的事件。“唐魂”,犹如跨越时空的守望者,千百年来,雄踞旷古山崖,睥睨千嶂万物,其形在方寸之间,意在万象之外,也许这正是中国盆景与他国盆景的不同之处。

  中国盆景高级技师,第一届BWB盆景无国界世界大会中国盆景国家队选手。1969年出生,浙江安吉县人。1991年跟随中国盆景艺术大师徐昊先生学习盆景制作技艺。1993年受聘于杭州怡然盆景园专业从事盆景制作至今,曾在各级盆景展览中多次获得大奖和金、银、铜奖。

  一件优秀的盆景作品,往往需历时十数年仍至数十年,才能达到预期的目标,只要是在作者或行家手中,盆景的美会与时俱进,永无止境,这也许正是盆景艺术的迷人之处和魅力所在。

  该树桩也不知经历了多少樵夫的砍伐和行人的踩踏,默默在山中静等了不知多少个冬去春来,终于一日,被一盆景人发现,采下山来盆栽培育。后被鲍世骐先生慧眼识宝,请回园中点化成金。

  初次定型之后,又经过数年的精心养护,古松逐年枝繁叶茂(见图3)。作者将左面的枝条逐渐缩短,同时加强右面第一出枝的舒展度,使得盆景的右斜之势得于强化,同时利用枝条的分枝,进行前后布置,以增强古松的厚重感、纵深度和透视效果,逐渐向着立意时的目标进一步完善古松作品(见图4)。

  该素材主干苍老曲折,是一棵难得松树盆景素材,但买进时树桩枝叶稀疏,树枝绵细,若要制作成盆景,首先要将其复壮,保证其强劲的生命力是前提(见图1)。

  又是几度花开花落,这件古松作品经作者细心打理,使树枝的线条逐渐显露出来,枝与干架构清晰,如同书法,撇捺纵横交待得清清楚楚,线条老劲而跌宕起伏,舒泻自如,结体严谨,具有形式厚重朴拙而内涵奇逸之气,是一件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