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 : 白术

白术

《本草精华系列丛书》面市

  “我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在北京生活了30年。我从小有一个梦想,怎么把中医药知识变得通俗易懂?所以我打造这套中医药的‘十万个为什么’——《本草精华系列丛书》。这是我过去20年讲课的心得和我授课的笔记。这套书中的几本已经被翻译成了英文、德文出版。此次由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的版本,内容更精良。”赵中振说。

  “过去30多年,在对外的交往交流中,我更加深切地感到,‘世界需要中医药,中医药需要世界’。”赵中振说,这套《本草精华系列丛书》是本草知识的百科全书,希望通过它让更多人用最简单、直观、轻松的方式了解中药,掌握中药的最基本常识,学会科学合理地应用中药,让其能够真正为世人的健康服务。

  “常用的中药首先要保证安全、有效并可以持续供应,这就需要人工栽培。比如经过人工栽培,上世纪80年代我们国家已经见不到的厚朴、黄柏、杜仲,现在已经完全可以满足供应了。”赵中振认为,要大力发展药用植物、特别是珍稀中药品种的栽培事业,改变“靠天吃药”的状态,让中医药能够长久地荫护子孙后代的健康。

  “赵老师走遍世界各地去采中药、研究中药、分析中药,他胸怀广阔,没有局限在用古老的方法去研究中医药,他在国外的交流更让他具有了国际的视野。”徐文兵说,“现在中医貌似热起来了,但是总会出现一放开就乱,泥沙俱下的情况,大家每天时间精力都有限,看一些耽误时间的书,不值得,不如读一读《本草精华系列丛书》。”

  那中药材到底是野生的好还是栽培的好呢?“有的栽培好,有的野生好。”赵中振说。

  中药的种、产、销为什么不能形成良性循环?徐文兵认为,劣药存在的根源在于“总有人希望使小钱办大事,不承认在药材种植过程中需要花费的时间、劳动的价值,就想用便宜的价格买到好药”,这是不合理的。

  中药鉴定是绵延千年尚未解决好的历史难题,是中药标准化与国际化的第一步,也是中药研究的重点课题。

  “原来看病挂号花10元钱,卖你500元钱的药,你觉得值了,因为抱着沉甸甸的药回去了;现在是挂号费/治疗费500元,开10元钱的药或者不开药。”徐文兵认为,如果用药以外的中医的6套本事——心理辅导、点穴、扎针、刮痧、艾灸、按摩也治好了病,当人们认为医生的技术、知识、头脑有价值的时候,中国的医药市场就有希望了。“医生就想怎么能不用药或用最少剂量、最短天数的药把患者的病治好,以显示医生的价值,这样我们对药的依赖就会越来越少,既然不依赖药了,也就不必用卖药挣钱”。

  中医药文化学者徐文兵认为,道地药材的“道”是栽种、采摘的时间要对,“如果地方对、植物对,但采摘的时间不对,它也不是那个药。比如现在山茱萸的质量在下降,是因为大家采摘时都抱着防范心理——我不采,别人就采了。结果山茱萸还没有熟透变成红黑色,已经被采摘了,那么它的药效就会受到影响。”

  “现在药材生产的形式变了,防风也好,黄芪也好,种两年就收了,因为着急要收成,和长了5年的药材在性状、性味等方面确实有差别,和《本草纲目》条目上写的不一样,这是严重的问题。据我了解,日本从我国购买中药,他们的标准是以前野生药材的标准,保证了年限,也就保证了药性、药效。另一个问题是中药的染色增重,这是我们自己太重视外观长相了,长得不够红就把它染红,颜色不好看就给熏白了。过分重视外观的问题就是因为缺乏真正科学的科普。” 魏胜利说。

  50年前,我国70%的中药是野生的,而现在70%是栽培的。“大家会问,野生的中药好还是栽培的好?这马上牵扯到道地药材的概念。最早‘道’是行政区划,唐代把天下分为十道,现在日本、韩国都还有一些地名用某某道;道地的‘地’是地理学概念,山川地势,但还要讲究栽培的季节,道地药材就是药界的‘名老中医’,是优质药材的代名词”。

  有宣传说千年野生灵芝如何好,野生灵芝就好吗?“《神农本草经》里讲‘五色灵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