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 : 白术

白术

他们一路杀了十几个番将

  白芨(也作白及)为兰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白芨的块茎,是一味古老的收敛止血中药。 有关白芨药名来历还有个传说。大约在西汉时期有一位将官,一次跟随皇上御驾亲征,没想到战事失利,队伍溃散,他只好护送皇帝急急回京。他们一路杀了十几个番将,刚要进关时,却突然闪出六员番将,拦住去路。这将官力保皇帝先进关,自己返身迎敌,终因连日征战疲劳过度,寡不敌众,被敌人砍了几刀。但他忍痛拼杀回来,在临近关前时,不幸又被番将一箭射中,跌落马下,被关内的兵丁救起。 皇上急命太医抢救。最后,断了的筋骨被接上了,其它伤口的血也止住了,就是肺被箭射穿,伤口流血,呼吸急促,吐血不止。眼看会有生命危险,太医束手无策。皇帝急了,命人四处征召能人医治。很快,一位老农拿着几株叶像棕榈叶、根像菱角肉的草药献给皇帝,说:“请把这药草烘干,磨成粉,一半冲服,一半外敷在箭伤处。”别无良法,太医们只好速速照办。果然,将官用药后,不久便肺伤愈合,也不吐血了。皇上要厚赏老农,被拒绝。老农说:“我什么也不要,只求圣上叫太医把这药草编到药书里,公布于天下,使更多的人能治好肺伤出血。”皇帝答应了,问这药草叫什么名字,老农答:“还没名呐,就请圣上赐名吧。”皇帝想了想,问老农;“你叫什么名字呀?”老农回答叫“白芨”。皇帝笑道:“那就给它取这个名吧!”于是,“白芨”就被载入最早的药学专著《神农本草经》,并一直运用至今。 其实,按李时珍的说法,白芨得名是因“其根白色,连及而生”。其形状呈不规则扁圆形或菱形,有2~3个分枝,表面灰白色或黄白色,上面有凸起的茎痕,下面有连接另一块茎的痕迹,以茎痕为中心,有数个棕褐色同心环纹,环上残留棕色点状须根痕,整个样子很像“小鸡头”,茎痕和环纹构成了这鸡头的“眼睛”和“眼圈”,因此很容易辨认。夏、秋两季采挖后,经洗、煮、去皮、晒等处理后入药用,常研末内服或外用,也可鲜品捣烂外用,或制作药膳吃。 中医认为,白芨性味苦、涩、寒,质粘而涩,入肺、胃、肝经,功能收敛止血,消肿生肌。药理学研究证实,白芨含大量黏液质,其中有多种聚糖,还含挥发油、淀粉,有缩短凝血时间及抑制纤溶作用,能形成人工血栓而止血。另外,体外试验对结核杆菌有明显抑制作用。由于白芨有加强乌头碱毒性作用,所以“十八反”中明确提出不宜与乌头同用。 传统上,用白芨主要是两个方面: 1、收敛止血。可治疗咯血、吐血、外伤出血、便血、衄血等多种出血证,尤擅长治肺出血、上消化道出血和外伤出血。临床体会,白芨止血以研粉调服比入汤剂效果好。一般用粉末5~10克。但对某些出血可用特殊方法,如外伤出血可用鲜品捣烂外敷或灭菌白芨粉喷雾。治疗鼻出血,可用小细管吹细末入鼻腔。治疗胃及十二指肠溃疡出血,可用白芨粉装胶囊吞服;或白芨粉4克、大黄粉2克,凉开水空腹冲服,日3次;或白芨粉15克、糯米100克、蜂蜜25克、枣5枚煮粥(白芨粉后放),日2次食用。 2、消肿生肌,并修复创面。可治疗疮肿、烧烫伤、手足皲裂、肛裂、溃疡久不收口、炎性外痔、皮区创面及慢性溃疡等。治疮肿,初起者可配金银花、皂刺、天花粉等;溃破而不收口者,可研末外用。治烧烫伤,可配虎杖制成药膜外用。治手足皲裂、肛裂,可研末麻油调涂,或与凡士林调成软膏外涂患处。治皮区创面及慢性溃疡,可用白芨细粉或鲜品捣烂外敷;也可用白芨纱布外敷,此纱布用白芨粉、当归炭粉按6:4比例加少量冰片粉混合,装瓶,消毒后加生理盐水调成10%的糊状,涂在纱布上,外敷于干净创面上,再以温热盐水纱垫覆盖。治冻疮,可取白芨10克,配柑皮20克,磨细末,以芝麻油调敷患处,日1次。治口腔黏膜病,可研粉与白糖以2:3比例混合,外涂病损部位,棉球压迫15分钟,暂禁食或漱口。 其实,白芨还有一个重要功能是美容消斑、减肥。 白芨自古就是美容良药,被誉为“美白仙子”,还可治疗痤疮、体癣、疖肿、疤痕等皮肤病。《药性论》云其“治面上疮,令人肌滑”。《本草纲目》云其“洗面黑,祛斑”。常单味或配方制成面膜、洗剂、糊状、霜剂等外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