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 : 白术

白术

马兜铃酸在加热条件下不稳定

  传统中药的应用是以“寒者热之,热者寒之,虚者补之,实者损之”作为辨证用药依据的,即使用具有温热作用的中药治疗寒性病证,使用具有寒凉、清热作用的中药治疗热性病证,使用具有补益作用的中药治疗虚损性病症等。这就说明了,机体所处的病理状态才是临床医师选方用药的依据。那么,中药对机体是起到有益作用(即药效)还是毒性的评判,也应当是以用药者在基础病理状态下,机体所发生的一系列生理功能的改变作为依据的,即:能改善用药者生理功能的作用我们称之为有益作用(或药效),而能使用药者生理功能发生紊乱的作用我们称之为毒性反应。哪怕是公认的毒药,如果用药后,反而使机体紊乱的生理功能得以改善,那么它的毒性也是有益的作用!这就是俗称为“以毒攻毒”的治法!君不见我国的周霭祥、陈竺、陈赛娟等医学家们在利用砒霜治疗白血病领域取得的卓越成效吗?砒霜有毒,世人皆知,若是常人服用,其毒性必显无疑。但若是白血病患者服用,其毒性则可使白血病细胞诱导分化和凋亡,从而达到治疗的目的。这样的“以毒攻毒”难道不是医学上应该充分利用的有益作用吗!

  马兜铃酸在加热条件下不稳定,煎煮过程中生成相对分子质量为 414 的马兜铃酸衍生物。至于马兜铃酸衍生物的毒性是否也如马兜铃酸一样,笔者尚不敢妄作推论,但食生肉、生蟹、生马铃薯会发生腹泻、呕吐等中毒反应,而上述食物经长时间煎煮后再食用,则极少出现中毒反应的现象则已为世人公知。而含有微量马兜铃酸的细辛、木香等中药在临床使用时,往往是煮沸20~30分钟后服用,那么,经加热后产生的马兜铃酸衍生物或其他化学成分是否也如马兜铃酸一样具有致癌、致肾炎等毒性,在没有作任何实验考证的情况下就妄下论断,这难道就是现代科学思维方法的精神所在吗?

  马兜铃酸(Aristolochic Acid )是 3、4-次甲二氧基-10-硝基-1-菲酸的衍生物, 是自然界中发现的第一个含硝基化合物,普遍存在于马兜铃属的植物中。

  近期,再度引发对中药安全性质疑的导火索是马兜铃酸这一化学成分,单一成分的毒性不能等同于复方中药的毒性这一问题已在前面作以释疑,这里仅从马兜铃酸这一化学成分自身的特性来分析一下它的毒性:

  此外,中药饮片在临床使用中需经严格的炮制,而饮片的炮制方法也能有效降低诸如马兜铃酸这样的毒性成分的含量。如:在细辛的炮制中,经碱制后细辛中马兜铃酸A 的量会明显减少。关木通炮制时加入了麦麸和滑石粉进行炒制,麸炒减毒的效果次于滑石粉炒制的效果,加入滑石粉进行炒制后马兜铃酸的量降低30%以上。在关木通的饮片炮制中,醋炙、姜炙均能降低马兜铃酸A 的量。其中醋炙法对关木通中马兜铃酸 A 的降低效果更为显著。

  这里,我们并不是要为马兜铃酸这一化学物质的毒性洗白罪责,但,仅从化学成分自身的性质及煎煮对化学结构与含量的改变,已能分辨出前述含有马兜铃酸的中草药的毒性存在与否,因此,仅以单一化学成分的毒性而质疑大多数中药的安全性,这无疑是一种一叶障目、以偏概全的论断!

  近日,一则马兜铃酸致癌致肾炎肾衰竭的新闻旧事又在网络流传开来,事件源于近日科学杂志旗下转化医学子刊以封面故事的形式,发布了一篇题为“Aristolochic acids and their derivatives are widely implicated in liver cancers in Taiwan and throughout Asia”的研究论文,该文通过病理标本测序的方法,证明在亚洲,肝癌的发生与马兜铃酸导致的基因突变密切相关。于是一些好事者又翻出20世纪90年代广泛流传的